首頁 > 要聞動態 > 地市動態

《2019年新型城鎮化建設重點任務》發布 廣深等城市將大幅增加落戶規模 珠海惠州江門肇慶取消落戶限制

時間 : 2019-04-09 08:49:25 來源 : 南方日報網絡版 【字體: 【打印】

  一本薄薄的戶口簿,牽動著居住、教育、醫療、就業等百姓生活的方方面面。也正因如此,戶籍政策歷來是觀察社會經濟發展的重要維度。

  4月8日,國家發展改革委在官網發布《2019年新型城鎮化建設重點任務》(以下簡稱《任務》)。根據《任務》和我國目前的城市規模劃分標準,珠海、惠州、江門、肇慶將全面取消落戶限制,廣州、深圳、佛山、東莞將調整完善積分落戶政策,大幅增加落戶規模、精簡積分項目,確保社保繳納年限和居住年限分數占主要比例。

  縱觀《任務》全文可以發現,更少的落戶限制、更好的公共服務、更完善的配套政策、更優化的城鎮布局、更高質量的城市建設、更協調的城鄉融合發展,共同勾畫出2019年新型城鎮化建設的輪廓。

  Ⅱ型大城市全面取消落戶限制

  此次大城市落戶限制放寬的政策并非突如其來,而是早有信號。

  2016年10月,國務院辦公廳就印發了《推動1億非戶籍人口在城市落戶方案》。今年2月19日,《國家發展改革委關于培育發展現代化都市圈的指導意見》出臺,放開放寬除個別超大城市外的城市落戶限制,統籌推進本地人口和外來人口市民化。

  記者梳理發現,除了城區人口規模較小的中山外,珠海、惠州、江門、肇慶等珠三角Ⅱ型大城市的落戶政策已逐步放寬。

  珠海在2018年3月取消計劃生育等前置條件,社保、居住證連續滿五年并在珠海有穩定住所即可直接申請入戶。

  惠州全面放開對高校畢業生、技術工人、職業院校畢業生和留學歸國人員的落戶限制。江門從今年1月起取消了積分入戶和投資入戶政策,應屆畢業生可以先入戶再就業。

  肇慶在2018年取消了積分制入戶條件,有合法穩定住所,持有居住證并連續居住滿半年以上的人員就可以入戶。

  此次提出的“全面取消落戶限制”意味著,Ⅱ型大城市在落戶上將不得再有“社保年限要求”,換言之,上述城市的落戶政策將全面放開,實現“想入即入”。

  “除了廣州和深圳,現在珠三角很多城市的落戶政策已經比較寬松,肇慶等城市的外來人口流入量不大,此次落戶政策進一步放寬的總體影響可能不會很大。”省社科院社會學與人口學研究所所長左曉斯接受記者采訪表示,該政策總體來說有利于城市良性發展,讓有意愿落戶的人口成為穩定居住、就業的新市民,有利于城市經濟發展和社會穩定。

  “對于非本地戶籍家庭來說,最大的入戶動機就是子女讀書。”左曉斯認為,此前的調研顯示,舉家遷移并有子女入學需求的家庭,落戶意愿較為強烈。惠州等地在外來人口子女入學方面“兩個為主”政策和積分入戶工作落實得較好,基本能夠在流入地就近入學,并且以公辦學校為主,非戶籍人口的落戶壓力也就比較小。

  省社科院省人才發展研究中心副主任、研究員周仲高認為,此次落戶放寬可以為勞動力資源的市場配置、自由流動去除制度障礙,該政策出臺后,地方政府要有長遠的發展觀念,人口特別是年輕人口是城市發展的重要資源,把人口集聚下來本身就是很好的事情。

  超大城市落戶主要看社保和居住年限

  除此之外,《任務》提出,超大特大城市要調整完善積分落戶政策,大幅增加落戶規模、精簡積分項目,確保社保繳納年限和居住年限分數占主要比例。

  根據2014年發布的《國務院關于調整城市規模劃分標準的通知》的劃分標準,廣東的東莞和佛山屬于特大城市,廣州和深圳則屬于超大城市。

  2018年廣州、深圳的人口分別比上年凈增40.60萬人和49.83萬人,在全國各城市中位居前兩名。在這背后,是兩座城市在吸引大學生等群體落戶方面的不遺余力。

  廣州,40歲以下具有國內普通高校全日制大學本科學歷并有學士學位就可以人才入戶,深圳更是以高校應屆畢業生落戶“秒批”成為全國大學生畢業流向的熱土。

  東莞也在2018年取消積分入戶的政策,持有居住證、正常參保滿5年就可以落戶,符合條件的人才落戶更加便利。

  左曉斯認為,此次政策調整后,廣深這樣的超大特大城市落戶政策仍有進一步放寬的空間;廣東在嚴格落實這一政策的基礎上,可以探索進一步放寬入戶門檻,促進區域發展所需勞動力資源更加集聚。

  鼓勵農民進城 “人地錢”掛鉤

  一個城市要發展,人口、土地、資產缺一不可。

  《任務》提出,深化“人地錢掛鉤”等配套政策。具體來說,就是全面落實城鎮建設用地增加規模與吸納農業轉移人口落戶數量掛鉤政策,落實中央基建投資安排向吸納農業轉移人口落戶數量較多城鎮傾斜政策,完善財政性建設資金對吸納貧困人口較多城市基礎設施投資的補助機制。

  左曉斯認為,要鼓勵農業剩余勞動力流入城市并落戶,就需要政府在醫療、教育等公共服務等方面加大投入,為所在地全體市民提供更為宜業宜居、更為公平公正的社會環境。此外,這項政策的著眼點主要在于通過土地和資金的傾斜政策,來正面激勵地方政府吸引吸納農業人口在本地落戶,以加快推進新型城鎮化。

  事實上,隨著近年來珠三角各城市城市建設和產業發展,城鎮建設用地緊張成為吸引項目落地、擴大城市規模的主要瓶頸。

  以東莞為例,2018年東莞市國有建設用地供應計劃指標為1444公頃,其中存量建設用地1067公頃;新增建設用地377公頃,其中“三舊改造”用地面積141公頃。

  “城市用地很緊張,人口進來之后,用地不擴大,學校、醫院就很難建設,現在很多地方的實際情況是,城市建設按照常住人口數量規劃推進,但流動人口也有使用公共服務資源的需求。”周仲高認為,“人地錢掛鉤”是解決城市發展用地限制在政策上比較大的突破,有利于城市提供更多更好的公共服務,提高城市的人口承載力,增強發展的包容性,讓人們愿意到城市生活,對城市的長遠發展是利好。

  提高大灣區人口綜合競爭力

  《任務》提出,深入推進城市群發展。有序實施城市群發展規劃。加快京津冀協同發展、長江三角洲區域一體化發展、粵港澳大灣區建設。

  在此前發布的《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中,將“充滿活力的世界級城市群”作為大灣區建設的戰略定位之一,以香港、澳門、廣州、深圳四大中心城市作為區域發展的核心引擎,繼續發揮比較優勢做優做強,增強對周邊區域發展的輻射帶動作用。

  單個城市之間比拼的時代已經告一段落,城市群之間的新一輪競爭正在上演。

  人口的集聚無疑是此種競爭的最明顯體現。

  2018年廣東常住人口增加177萬,連續第四年達到百萬級,超蘇魯浙之和。

  這是廣東發展的底氣和優勢。同時,這也反映出廣東經濟發展對外來勞動力的依賴程度明顯要比魯蘇浙高。

  隨著廣東周邊省份的經濟快速發展,新的外來人口進入廣東的數量將會有所減少,回流的情況也將會逐漸增多。

  因此,如何將這些新增人口特別是流入人口轉化為常住人口、戶籍人口,是廣東用好人口紅利、人才紅利的重要內容。

  “核心城市人口集聚度很高,周邊城市人口少,城市發展相對弱,原因有很多,人口集聚能力弱是重要因素。”周仲高認為,城市群是以一個或幾個特大、超大城市為中心的圈層結構,此次戶口政策調整,有助于解決周邊城市人口容量較弱的問題,進一步增強人口集聚能力,提高整個城市群競爭力,特別是對珠三角除了廣深佛莞之外的五個城市將有很大的促進作用,加上產業和公共服務等配套措施,將對提高大灣區的人口綜合競爭力有積極作用。

網站信息
關于本網             網站聲明
聯系我們

020-83135078

僅受理網站建設維護相關事宜

新媒體矩陣
網站官方微信公眾號
粵省事小程序
上海快3规则